您好!欢迎光临中国彩票365滚球_bet365滚球注_365bet 滚球网 入会申请流程 个人主题影展申请流程 中电摄影(583工作室) 彩票365滚球
登录名:  密码:      
您所在的位置:文章详情

最新热图

  • 就在,春天枝头绽放

关联文章

徐可:踩着高压线玩摄影

来源: 时间:2016/4/2 14:10:16 浏览次数:2235 分享到:

入迷——踩着高压线玩摄影

文:张颜


       他曾辗转于十几个省份进行高空摄影,黄河、长江、海上、青藏高原……借着特高压工程,他也一一从高空见识过。2016年是徐可从事高空摄影的第16个年头,属猴的他说,“要能再活500年,再爬500年,再拍500年就好了”。

      徐可在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对外联络部负责宣传工作,他同时还是新华社签约摄影师、《国家电网报》社山东记者站记者。他最擅长的高空摄影,就是爬到铁塔顶上,拍摄电网员工高空作业的场景。

“最高曾爬到过200多米的高塔,那是2006年7月份在位于安徽的输电线路长江大跨越工程施工时,阳光强得刺眼,为了能赶在电网员工爬塔前上塔拍摄,我在下午1点半最热的时候开始爬,宽阔的江面从天的一头延伸到另一头,望不到边。当时爬了一个多小时,风夹着热浪往脸上扑,我背了1个相机、4个镜头外加1个闪光灯,安全带很沉,一直压着我,当时不停地出汗,热风一吹,浑身粘得难受,好在还是坚持爬上去了。”徐可对那一次拍摄印象深刻。

      据一位资深电力行业媒体人说:“目前能爬铁塔的人很多,能摄影的人也很多,但能在铁塔高空和导线上进行专业摄影的人,据我所知,国内不超过十人。”


本是学电的出身,却对高空摄影情有独钟

      徐可从小生活在书画世家,他的曾爷爷徐錡曾是江南一带有名的画师,徐可的爷爷和父亲平时也喜欢舞文弄墨,擅长绘画山水花鸟。虽然并没有在绘画上有所建树,可从小的耳濡目染也使徐可多了一份对画面、构图和色彩的敏感。在参加工作之前,徐可便对摄影很感兴趣,“起初是喜欢汽车,然后我就开始拍摄车,拍的过程中又对摄影产生了兴趣,我就开始关注一些摄影网站以及论坛,外加上自己的实践,就这样研究起来了。”

上学时徐可学的是发变电与输配电,刚进单位时也是从事变电站电气施工工作。2000年,在烟台的220千伏古柳变电站,这是他第一次爬高进行高空摄影的地方。“之前在画册和报纸上看到别人拍的高空的照片觉得很震撼,也想着爬爬高,看看这个景是不是也这么壮观。”怀着这么简单的想法,在请示了项目经理后,他戴着和普通工作人员一样的安全帽、安全带,背着自己的相机,爬上了这个20多米高的架构。“说实话,当时没觉得害怕、发怵,就这样爬上来了,觉得挺过瘾的,高空的景色特别美,一些在地面上看着很普通的场景,在高空看特别壮观,让人心胸开阔,下来后我就想着,以后还得爬,还得上来拍。”那时在变电站拍的照片,获得了同事们以及项目经理的好评,大家没有想到,自己干的工程在高空中鸟瞰是如此的壮观。似乎是发现了上帝专门为自己打开的一扇门,从这儿开始,徐可的高空摄影之路展开了。


从上塔忘带胶卷的毛小子,到在地面运筹帷幄的“老将”

      刚开始高空摄影的时候,徐可使用的还是胶片相机,拍摄完后并不能立即看到拍摄效果,爬一次塔也并不容易,每次拍摄机会都很难得。“记得有一次拍摄的时候天气格外好,激动得我一上塔就忙不迭地开始照,回到地面,正准备把胶卷整理好去冲洗,却发现相机显示屏显示胶卷张数的地方在闪。打开相机后盖,发现原来是自己忘了装胶卷,当时可是后悔死了。”

      高空摄影久了,徐可也积累了不少经验。“拍摄一个工程之前,我都要提前做好策划,根据工程进度找到最佳的拍摄时间,也要提前和工程项目负责人交流一下。相机要提前充好电,存储卡要清空,保证相机能正常工作。另外拍摄前一天我会注意休息,养精蓄锐。”

 2006年起徐可开始使用数码相机,每次拍摄他一般会带三个镜头——鱼眼镜头、超广角镜头和中长焦镜头,但这也得视具体情况而定,有时他也会只带一支镜头上塔,这样会让在高空的自己更灵活。“距离、光线,这些都是我判断带什么样的镜头爬塔时要考虑的。”

       来到铁塔下面,徐可首先要观察的是天气、风向、温度以及四周的景观等等,另外他也要与被拍摄人见面,交流一下像带什么样的工具上塔,一共几个人以及具体在哪个位置等等的问题,每个人在塔上的位置、站姿以及神态对整个画幅都非常重要。


       最后一个准备环节就是平静自己的心情,“保持心态平和,稍微喝点水,仔细系好安全带,还有鞋带、裤腿、腰带、袖子等等都要整理利索。手机一般会留在地面,避免分散注意力。”


铁塔上的惊魂与惊喜

      2009年,在我国第一条高速铁路——京沪高铁建设时,国网山东电力需要对铁路沿线的输电线路进行架高改造,保证输电线路的安全距离。为了不漏掉工程施工的每个环节,徐可隔几天就背着相机来到了现场。一天下午,在位于济南党家庄的改造现场,徐可看到了一座新组立好的铁塔,根据他的经验判断,在这个铁塔上拍摄既能看到输电线路改造的全景,还能见识到京沪高铁从远处延伸而来的场面,效果一定不错。可是当时的徐可已经走了2个施工点,连续爬了3基铁塔了,腿脚很累,眼前这40多米高的第4基到底爬不爬他自己心里也犯了嘀咕,“我就怕哪天不拍,万一工程很快干完了,这样的场景没有了,我肯定会遗憾的,所以我也就心一横,爬上去了。”


       
经过10多分钟的攀爬,徐可来到了塔顶,和他之前想的一样,这儿视野开阔,输电线路和铁路交织在一起,景色很壮观,他扎好安全带,静了静心,准备相机开始拍摄。忽然,胃里一股酸水涌了上来,直顶嗓门,脑子一阵眩晕,他在铁塔上呕吐起来。他赶紧抱住塔材,稳住身子,不敢睁开眼,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儿来。

      以后每当他坐高铁路过此地,都会下意识地看着那天爬过的第4基铁塔,寻找那一瞬间抱住塔材的地方。


        
一个人的爬塔是孤独的,可总有些让人意想不到的惊喜出现。2015年,在世界唯一的±660千伏银东直流年度检修时,徐可选择了跨越黄河的输电线路进行高空拍摄。“当我背着摄影包爬到近100米的地方时,忽然在梯子上发现了一个比脸盆还大的鸟窝,我当时挺兴奋的,但忽然想到以前同事说过,鸟可能会抛弃人碰过的鸟窝,我也不希望因为自己让鸟儿在百米上再重新安个家,于是我就背着摄影包像猿猴一样爬上爬下地绕过去了。拍摄完回到这里的时候,我忽然发现里面又多了一个鸟蛋,也就是说,在我爬过鸟窝拍摄的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鸟窝的主人回巢下了个蛋!当时我特别惊喜,还特意照了几张留作纪念,觉得自己绕路的决定还是挺明智的。”

 

爬塔时的那些“内外交困”

      攀爬的过程中,要保证人身安全和相机安全,避免相机包和铁塔碰到损坏了相机。为保护爬塔人的安全防止跌落,一些百米以上的高塔会在爬梯上安装护围,虽然是好心设计,可是这却增加了徐可这样的摄影人的爬塔难度,护围的直径并不能容纳一个人加一个摄影包从容地爬塔,徐可就想了一个办法——把摄影包背在胸前,大腿的抬腿角度尽量贴平于爬梯,贴着爬梯“匍匐”上爬,可是有时即使这样,也避免不了背部碰到护栏,他随时都要提醒自己再和爬梯贴的近一些,“脖子、胸、腰、胳膊、大小腿甚至脚脖子都在使劲”,徐可无奈地介绍说。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在爬塔下塔这里也是一样,下塔的时候很容易“顺腿儿”,腿脚也很容易酸甚至打颤。


       
2006年,从开始拍摄我国第一个特高压工程——1000千伏晋东南-南阳-荆门特高压交流工程起,徐可就一直河南、湖北两地跑。在冬季组塔的时候,有一次他爬上70多米的铁塔进行拍摄,当时刚下过雪,天气非常寒冷,为了避免因为温度过低而导致相机耗电过快影响拍摄,徐可提前准备了多块电池,爬塔前还喝了杯热水,虽然做了一系列的防寒准备,但整个过程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每吸一口气,鼻子里就像结了冰,都能感受到冰碴,再呼气,鼻涕又流了出来。而且最冷的不是爬的时候,而是你停下来的时候。”戴着手套并不方便,总感觉抓不是那么踏实、牢固,而如果用手抓,因为气温太低了,手会被粘在铁塔上。他的每一步都如履薄冰,丝毫不敢大意。在塔上换镜头的时候,徐可选择摘下手套,加速操作,“这时镜头得朝下,这样才能减少灰尘进入相机,但是又怕镜头滑落,整个过程得很快,但又必须非常谨慎。”


      
那几年拍摄的特高压工程高空作业组照,后来被《中国电力与能源》、《特高压电网》、《国家负荷》等长篇报告文学以及特高压电网建设系列邮票所使用。

 

“亲属都屏蔽了,

不让他们看我朋友圈”

     “很多人觉得电力是一个好行业,我希望用自己的照片反映出电力人真实的工作状况,让更多人了解电力这个行业,也了解电力人。”在徐可的眼里,电力是一个专业性强、危险性高,但又不为大多数人所熟悉的行业。“做这一行可能有时候不被家人理解,像我搞高空摄影需要爬塔,家人都会很担心,一般我有爬塔的出差任务时就不会告诉家里人真实情况,也在微信里把亲属屏蔽了不让他们看到我的朋友圈。”


       
为了能让更多人了解电力行业以及高空摄影,徐可创办了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可分享”。他会经常在“可分享”里分享自己高空摄影的故事以及照片。“有一次我母亲偶然间从别人那里看到了我在‘可分享’发表的文章,里面有几张图拍的是我在导线上拍摄以及下瓷瓶的样子,她看了特别生气,还说以后再也不许我爬塔了。”很多电力人和徐可一样,并不会把自己真实的工作状况告诉家人。徐可曾经采访拍摄过山东电力检修公司的一名带电作业工人王进,王进的母亲也是偶然从电视上认出了他,才知道自己的儿子竟然从事着如此高危的工作,之前他一直瞒着母亲说自己负责的是仓库管理工作。


      徐可曾经“偷偷”给5岁大的女儿看过自己高空摄影的一些照片以及自己拍摄的一些相关视频,女儿看到后大声惊叹:“哎呀你好厉害啊!”在徐可拍摄和收藏的照片里,主题一般总是耸立的铁塔,细长的导线,以及正在高空作业的工作人员们,只有很少的照片涉及到他本人,“其实挺希望自己也能出现在镜头里的,我和其他电网员工一样在铁塔上爬上爬下,如果有镜头能把我也记录下来,那一定也很有意思。”


上下、快慢,生活之辩

      虽然爬一次塔不容易,但当遇到危险情况时,就需要有当机立断放弃拍摄的果断。一次爬塔中,徐可已经爬到了近20米,忽然起风了,而且还不小,出于安全的考虑,他还是决定放弃拍摄。“心里肯定是有不甘心的,毕竟每次爬塔都得酝酿一段时间,这个时候下去了,就是半途而废,之后又得重新做规划,重新寻找拍摄时机,但是毕竟安全才是最重要的,能爬的时候我就爬,要真条件不允许了,我也不会逞强的。”


        
高空摄影不比在地面摄影那样从容,有时都不能用双手拿相机,经常没有可以倚靠的地方。在山东±660千伏银东直流黄河大跨越工程施工时,为了能在近处俯拍到工人进行铁塔螺栓紧固作业的画面,徐可特意选用鱼眼镜头俯拍,他还特意站在了铁塔两根细长的塔材上,由于没有倚靠的地方,他只能一只手顶着塔材,另一只手拿相机单手拍摄。这种危险的动作又不能保持太久,整个拍摄过程必须尽快完成。


       
相比于高空中的徐可,平时生活里的徐可更享受“慢”带给自己的平衡感、踏实感。米兰·昆德拉曾经说过:“这种慢,我相信是一种幸福的标志。”在徐可看来,长期生活在快节奏中对人的身心健康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该快的时候就得快,该慢下来的时候也得慢。他一直有拍摄胶片相片的爱好,闲暇时,他就经常摆弄自己的莲花牌大画幅照相机,把头蒙在布里,一点点调整着影像位置,独享自己和画面沟通的趣味。


       
拍摄电力工程时,徐可似乎有用不完的耐心。他曾在“可分享”中分享了一段视频,据说这可能是世界上首部特高压铁塔组立全过程的视频。虽然视频只有短短三分钟,但在拍摄时徐可动用了三台数码相机、两台摄像机和一台无人机。那基铁塔组立施工了十多天,这也就意味着在这十多天里相机不可以发生丝毫位移,人也不可以离开现场,拍摄机会也只有一次。 “这基铁塔从无到有,从低到高,像一个孩子的成长过程。”现在,这段视频在腾讯上播放量突破15万,是相关题材视频里的第一名。“我喜欢目睹和记录这样的过程。我想要的,只是和别人不太一样吧。每一个电力工程的建设,并非一蹴而就,它是一个个日夜的轮回,是一层层的拔地而起。生活中多少重要的事,不是也都如是?”


网站地图 | 免责条款 | 版权申明 | 招贤纳士 | 广告服务 | 帮助中心 | 投稿指南
版权所有:中国彩票365滚球_bet365滚球注_365bet 滚球、浙江省能源摄影协会 Copyright © 2003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3026598号
技术支持:浙江天工自信科技工程有限公司
郑重声明: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